庵野痞子

写出来的都是可望不可即。


高中狗用心写文,用肝画画。
是个修文狂魔,只想改得更好。
叫我阿泽。
是快乐沙雕
很想自己写原耽。
主闪恩/帝二世/欧美/各种老动漫/电影
永远喜欢庵野秀明和eva
最喜欢钢炼!!!
最近只想吹爆三田诚!╮(‵▽′)╭
额,会不时爬墙

感谢您的喜欢和关注!
欢迎吐槽——

【闪恩】情书

新人 文笔极渣
不断努力ing...
ooc可能( Ĭ ^ Ĭ )

“喂!你们编辑不懂体谅一下作家的么?!
灵感这种东西,是说来就来的么!
好的作品是要慢工出细活的好吗?
懂了么?我要去写作了,请别打扰我!”
“可是,吉尔伽美什先生……”
“啊?你还有什么话?赶紧的!”
“可是吉尔伽美什先生,”那边的声音忽然就换了一个,听上去很轻,可是很坚定地说道:
“希望您也能理解一下我们编辑。
虽然我们不能和您比,但是您要知道,我们这边被催得也很紧,各自都是有压力的。
你这样我们也很为难,
只有互相理解才能有更好的作品呐。”
听完那一番话,作家先生陷入了沉默,随后,他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办公室内,大家正用着一种看英雄的眼光注视着那位编辑。他还只是个新人,不过,新人的优点就是有勇气。
“恩奇都啊,”吉尔伽美什的原编辑眼泪汪汪地望向新人,叫着他的名字,“以后他就交给你了!
“???”恩奇都有些吃惊。
毕竟,吉尔伽美什的书是出了名的好,而他的脾气也是出了名的暴躁。刚才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脑袋一热就直接上去怼了,可是,这锅怎么就到他头上了?!
“等等,”他叫着方才的编辑,却只收到一个苦笑外加“你加油!”的鼓励。
他环顾四周,大家相视一眼,就又开始做各自手头上的事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
所以,下次催稿的人还是他咯?

“咳咳,”在打电话前恩奇都好好清了清嗓子,他在脑内想过了一百种被吉尔伽美什狠狠骂一顿的场景。电话接通了,但是那边没有讲话。
大概是等着自己先道歉吧。
恩奇都鼓起勇气打破这沉默:“吉尔伽美什先生,对于上次的事我很抱歉……”
“你有任何要道歉的必要么?”对面传来了问话,分明是善意的话语,此刻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充满了讽刺。
“……”恩奇都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抱歉,”尽管他心里依旧有些不服气,但是眼下只能选择妥协,
“要不这样,这周末我去您家亲自收稿好吗?
以及,我也想当面道个歉。
您看这样行么?”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个有趣又幼稚的人呐,”对面竟然传来了笑声,“行啊,就允许你登门道歉吧。”
“……好的,谢谢。”恩奇都虚弱地挂掉了电话,自己究竟都干了些什么呀,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已经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于是,周末很快就到了。
恩奇都在出发之前仔细检查了一遍自己的仪表,虽说只穿着便服,整齐就行了,嘛,一会指不定会被说什么呢。
与此同时 ,我们的作家先生刚刚起床,一想到今天有个人要来拜访,他扯出一个极不厚道的笑容,他心里虽也承认那人说的话不无半点道理,但是他依旧不想放过他。

“叮咚——”恩奇都轻轻按下门铃。
“门开着,自己进。”
得到了许可,他便推门而进。同时,他也见到了那位大名鼎鼎的作家的真容。
金色的发至耳根,赤色的瞳低垂着。高挺的鼻梁,抿成一条线的嘴唇。阳光照在头发上,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摇晃着的耳环闪着光。

此刻他正坐在桌前,慢慢细品一杯咖啡。
天呐,这张脸为什么配了一个这样恶劣的性格。
恩奇都只觉可惜,他走到作家身边。作家缓缓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覆盖至眼睛的刘海,青绿长发,及腰马尾。白皙的皮肤,纤细的身形,看上去很舒服。
“坐吧。”主人发了话。
“那个,吉尔伽美什先生,关于上次的事我很抱歉,”恩奇都重新说了一遍,“不过,我依旧觉得双方或多或少都会有压力……不过我以后会注意的。”
“以后?”吉尔伽美什的目光没有离开过杯中的咖啡。
“……”恩奇都在心里长长地叹息着“没错,以后,我就是您的编辑了。”
“真是有趣。”吉尔伽美什冷笑一声。
恩奇都开始打量起眼前的房间来,房间宽敞又明亮,落地窗望出去是无比清澈的蓝天。房间中央放着一个大大的书柜,满是书,恩奇都当时眼睛就亮了,他兴奋地对吉尔伽美什说:“吉尔伽美什先生,我能看看您的藏书么?!”
吉尔伽美什从来见过哪个编辑这样,他愣了一下,随后却又点了点头。

恩奇都走近书架前,仔细看起来。说实话,他当初决定当个编辑就是因为喜欢看书,所以才想同各种作家交流。
这时候,我们的作家先生看着在书架前窜上窜下的新人编辑,感觉自己回到了从前,为了写自己第一本书而苦苦创作的时候,这感觉已经模糊不清了,只记得是充满了新鲜和纯粹的快乐。
之后呢,时代变了,他的身份地位变了,当初秉持的创作初心也逐渐淡去。
有点后悔,却又无可奈何。

“天呐,波德莱尔!这里还有王尔德!”恩奇都发出欣喜的呼喊,他笑着转向吉尔伽美什,“您这里的藏书,实在是太好了!我有很多喜欢的作家,你看……”
“所以说你是幼稚小鬼啊,这么兴奋,”吉尔伽美什一边说着嘲讽的话,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动起来。
不知怎的,吉尔伽美什就跟着恩奇都的指引走过去了,他听着他滔滔不绝地说着,他觉得,真的好像找回了过去的感觉,于是他笑了。
吉尔伽美什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平时的编辑,都对他毕恭毕敬,从来也不交流,当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性格,于是长期以来他也很孤独。
他看着眼前的人,绿色长发轻轻摆动着,忽然他感觉到心里有了那么一点触动的感觉。
听着恩奇都讲着,他忽然发现两人的兴趣思想竟然如此相符,简直,简直就像是知音一般。

直到夕阳渐渐西沉。
“呼,”恩奇都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谢谢您,吉尔伽美什先生,我今天收获了很多。”
“那是自然,”吉尔伽美什也坐起了身,“我也……,能得到我的指导自然应是如此。”
他有点控制不住心里的喜悦,一直到送走恩奇都以后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还挂着“灿烂”的笑:-D。

此后恩奇都没有到过他家来,两人通过邮件交流。吉尔伽美什渐渐发现了恩奇都这个人其实有点嘴贱,而恩奇都也明白了吉尔伽美什也并没有别人说的那么性格恶劣,两人甚至开始约好一起去书店之类的。时间慢慢过去,彼此已经都习惯了各自的新搭档,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缥缈的好感在。
找到知己 ,真的很不容易。茫茫人海,怎就偏偏遇到你。

今天是吉尔伽美什的生日。
其实他也不是在意生日这种东西,小的时候可能会觉得特别开心吧。蛋糕,蜡烛,朋友们,烛光映上他们快乐的脸庞……只是越长大,越孤单,他的生日就基本一个人过了,现在更是这样,几年下来,甚至淡忘了。

吉尔伽美什觉得随着时间流逝,被他淡忘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初心也好,生日也好,还有很多的感觉,都被孤单和时间杀死了。前段时间,因为某个绿毛傻子,他好不容易找回了些许,但他想,这些迟早,都会被遗忘吧。
于是他在沙发上躺下,决定平淡地度过这个晚上——

“叮咚——叮咚——叮——”
“哈?!”他有些烦躁地从沙发上跳起,这种时候会是谁啊!他走到门边,打开门——
“生日快乐!吉尔伽美什先生。
这是您上次和我聊到的,您非常喜欢的书的全套!给您当礼物吧!”

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就是刚刚出现在脑海的绿毛笨蛋。

“你,你怎么知道!”他有些慌乱地把他迎进门,把门关上。
“我怎么知道?”恩奇都轻轻笑了,“那当然是因为,我,是您的编辑啊,所以,资料什么的总会有的吧。”
“生日是很重要的哦,”恩奇都把书放下,看着吉尔伽美什说,“生日的意义在于,我觉得是明白自己所经过的全部岁月,以及,反思自己的这么多年的改变哦。……啊抱歉,我似乎理解得太沉重了,嘛,还是要开心的……好了快拆开看看吧——”
“……”
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他一把抱住了恩奇都。
他的身体很瘦,抱着怪硌人的,但是此刻,吉尔伽美什的心已经被一种许久未经的感觉填满了,他没反应过来那究竟是什么,只知道他想抱住眼前的人,他的编辑,他的挚友……

“那个,吉尔伽美什先生……”恩奇都脸有些发烫,因为他被搂得太紧了,吉尔伽美什的呼吸扑在他脸上,气氛一时暧昧起来。

“谢……谢你……”吉尔伽美什极不熟练地吐出那几个字,这对他来说已经算是非常稀有了。
但他真的想感谢他。
谢谢你在我生日的时候来看我,谢谢你成为我的挚友,谢谢你让我找回了过去的种种珍贵的东西。
在它们快要在灰尘里湮灭的时候——
他终于结束了这个拥抱,看着恩奇都有些迷离的眼神,有点可爱。
他轻轻拆开书,不错的一套,恩奇都在他身边坐下,心却跳得飞快。
吉尔伽美什点了一小枝蜡烛,把灯关了,小小的烛焰摇晃着,映着他们二人的面庞。
他们对视一眼,恩奇都轻轻笑了,“许个愿吧,作家先生。”
“好。”这一次他很听话地答应下来。
吉尔伽美什闭上眼睛,默默许下愿望。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这个夜晚永久。
他在心里默念着心愿:
和他的编辑一直到永远的心愿。

生日过后是新年,我们的编辑在新年之际收到了作家先生发来的传真。
不是书稿,不是文件,
只有四个字,却足以令人欣喜。

没错,你们都知道的。
我喜欢你。
别看只有四个字哦,这可是作家先生苦思冥想了整整两天才完成的,人生第一封情书。
他觉得这是自己写到现在最好的作品。
                       完。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