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野痞子

写出来的都是可望不可即。


高中狗用心写文,用肝画画。
是个修文狂魔,只想改得更好。
叫我阿泽。
是快乐沙雕
很想自己写原耽。
主闪恩/帝二世/欧美/各种老动漫/电影
永远喜欢庵野秀明和eva
最喜欢钢炼!!!
最近只想吹爆三田诚!╮(‵▽′)╭
额,会不时爬墙

感谢您的喜欢和关注!
欢迎吐槽——

【闪恩】不夜城


凯旋的英雄斜卧在红色丝绸上。
他们身旁是黄金的酒杯,散发着甜美芬芳的水果——今早刚从果园摘下。以及盛开的天蓝色花朵,缀满了床畔的所有空隙,空气里满溢着馥郁的香气。
为了庆祝征讨的胜利,乌鲁克的人们开始了彻夜的狂欢。
明亮的火光映于墙壁之上,街道两旁,家家户户正敞开着大门,人们在街上欢呼雀跃,乐队一边游行一边演奏。妇女们换上了新衣,带上了珠宝起舞;男人们赤裸着上身,高举着火把欢呼。即使是陌生人也能携手共舞,欢声笑语回响在城内的每一个角落。
芬巴巴已被杀死,英雄们也平安无事,他们在露天的宫殿里歇息,目力所及是全城的欢愉。吉尔伽美什动了动身子,拿起身旁的金色酒杯。
何等热烈的场面。
王眯起双眼,俯瞰着整个乌鲁克,杯中的酒不知何时满了,他偏过头,正好对上一双满含笑意的双眼。
“恩奇都——”王低声唤着他的名字,恩奇都拿起酒杯——
“王,让我们也来庆祝。”
纯金的杯盏相撞发出响声,他们把酒一饮而尽,想起两人共度的历险。
他们翻越山岭,穿行于丛林,见证着每一次日出与月升,他们不停地跋涉,那是的感觉多么美好,不要停下,不要停止探索。他们并肩,便能击退任何困难。他记得双足踏于热砂之上,或是寒夜露宿林间,漆黑的山洞,汹涌的河流……
他们行走,他们征服,用自身的力量去搏斗。
吉尔伽美什在出发前说:“吾友,生命何其短暂,有多少人能青史留名?
所以请不要畏惧,哪怕我们的生命终结,我们的子孙后代也将铭记:
他们杀死了芬巴巴!他们是英雄!”

现在,整座城都为他们唱着凯旋的赞歌,他们一直狂欢,狂欢,即使夜已深,但那些火把,所有灯光依旧不灭。
“仿佛生命。”
恩奇都望向吉尔伽美什,他碧翠的眼瞳闪耀这奇异的金色,他轻轻趴下,露出白皙的手腕和脚踝,咯咯笑着,靠在王的双腿上。他绿色的长发倾泻而下,垂在蓝色的花朵上。
王伸手,抚过恩奇都绿色的长发,仿佛生命,他在心中默念。
从前人人都畏惧神明。
因为未知,所以觉得强大,因为强大,所以觉得畏惧。
但身为人与神结合体的他,却不以为然。
直到现在他才开始逐渐领悟生命的意义。生命像一条河,一棵树,也像燃烧的火炬,眼前的城。带着些许野性的,蓬勃着,生长着的。
直到亲自杀死魔兽,他才感到,那份绝对的强大力量也可以被忤逆。或是,生命当由自己掌控的欢欣与自由。于是他决定更加坚定地探索,前进,与他的挚友一起。
今夜的乌鲁克是不夜城。
每一个人的步伐,每一句歌声,火光映照下的每一个笑容,在不同身份,地位的人群之间传播,此时的人们抛下了那些所谓的种种,他们感到民族融为了一体,难分难离。
恩奇都翻了个身,红色的床单起了皱褶,他伸手,用纤细的手指刮了刮吉尔伽美什的下巴,王笑着抓住了他是手腕,摩挲着他突出的腕骨。
“吾友,”他压低了语气,“今夜的乌鲁克是不夜城,那么……”
话音未落,恩奇都却用手指竖在他的嘴前。
“剩下的话我来说,”他直起身,捧住王的脸,他们额头相抵。
“您想不想也过一个不眠夜?”

回答他的是吉尔伽美什炙热的亲吻,他伸手勾住了王的脖子,红色丝绸顿起波澜。床旁的帘子被拉下,阻绝了外面的鼓乐人声。
明天,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明天,他们也将会去探求征服。
哪怕将来他们有一天会分开,这探索也不会停下。
正如他们此刻剧烈跳动的心脏一般,只要他们仍活着
——生命的长河亦将奔流不息。

————可以算史向魔改了。夹杂了看完史诗之后的感受。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