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野痞子

写出来的都是可望不可即。


高中狗用心写文,用肝画画。
是个修文狂魔,只想改得更好。
叫我阿泽。
是快乐沙雕
很想自己写原耽。
主闪恩/帝二世/欧美/各种老动漫/电影
永远喜欢庵野秀明和eva
最喜欢钢炼!!!
最近只想吹爆三田诚!╮(‵▽′)╭
额,会不时爬墙

感谢您的喜欢和关注!
欢迎吐槽——

【闪恩】失意者

——这一切,都像为了我们两个准备好的一样。

他带上他的黄金耳坠。
他扯松他的西装领带。

低下头,一声不吭地栽进酒吧的夜。
进门的时候他俩差点撞着,于是抬起头,一双无神又有些怒意的眼睛匆匆扫过对方的脸,一样的眼神。甚至心里同时想:靠,这哪个傻x,在老子心情最不好的时候挡道——

吉尔伽美什走向左边,身旁就是舞池,音乐还没到时间,因为现在严格来说并不算真正入夜——属于刚刚下班。他憋了一肚子气到这里来不为别的,就是泄愤。他把钱往桌子上一拍,笑着对老板说给他一瓶威士忌,加冰。
随后他开始生气,想他今天不过是和自己上司大吵一架,然后就被开除了!他不过是和平时一样提提意见罢了,啊?开除?!开什么玩笑!
“该死——”他含糊不清地骂了一句。
酒上来的时候他已没有闲情逸致倒在杯子里慢慢品,心里那股火气让他直接往嘴里灌,液体顺着脖子流下,沾湿了衬衫,他把西装脱掉往椅子上一搭,衬衫扣子扯掉了一颗,顿时舒畅了许多。
半瓶下去,一个字——爽。

恩奇都向左边走去,这里光线更为昏暗,身旁是一个小小的舞台,歌手弹着吉他唱着伤情的歌。
他往椅子上一摊,掏出钱,虚弱地让老板给他调一杯鸡尾酒,在老板绅士和蔼的微笑下他把头埋到了臂弯里,一头绿色长发乱成一团,他伸出拳头,锤了锤桌子。
“可恶……”他蹦出这两个字,才华无人欣赏,他叹气。
这是上司第五次否定他的方案。
“如果你再做不好,我们就要考虑换人了。”
他想起自己的家,门上缴费单的颜色和血一样触目惊心。不想回家,想来喝酒,想浪,想放纵。
可此刻他听到低哑的嗓音配上轻柔的民谣吉他,内心简直是先治愈后致郁,眼眶发酸不想说话,干脆躺倒一趴不起。

老板看着这两个年轻人的身影,只慢慢调着酒,脸上露出理解微笑。
人生在世常有不称意,借酒浇愁无疑是一妙计。虽然宿醉过后一早醒来发现生活还有继续,可至少有一夜欢愉。
在深夜流浪在这个城市的角落,眼前是灯火迷离,耳畔是凉风习习,那时候,会是怎样的感受,或是自由,或是舒畅惬意——
固然是要前进,可,有时也不用勉强自己。

吉尔伽美什等着舞池里什么时候响起第一声欢快的音乐,人已经多起来了,他眯起眼睛,看到炫目的彩色射线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他感到心里有一把火被点燃了,而且越烧越旺。

“别看老子这样每个工资交完房租水电煤也没剩多少了好嘛!”
他“咚”地一声放下酒瓶,潇洒地把第二颗扣子也扯掉了,DJ开始了表演,人群开始了骚动。他愉快地吹着口哨,大踏步迈进舞厅。
恩奇都这边,忧郁的吉他手早已下台,空气安静得他竟然安安稳稳地睡着了,此刻他被这动感十足的音乐吵醒,身上也有了些气力。
有点意思。
他歪歪嘴角,三下五除二脱下外套,捋了捋自己的一头乱毛,向那灯火璀璨处走去。

吉尔伽美什已经走到了正中央,从天花板垂下的水晶吊灯正散发着零落的闪光,他和每一个迎面走来的人击掌,笑着随音乐摆动身体。
恩奇都被人流一路挤了过来,他并无太大幅度的动作,只象征性地点着头。
此刻他来到吉尔伽美什身旁。

他的黄金耳坠泛着光。
他胸前的领带早已不见。

他们又一次对上了眼,又是一样的眼神。这时恩奇都笑了,这眼神是共鸣,是一种信号。里面有属于失意者的忧伤,当然,还有掩映在忧伤之下的火。
他们的眼神里有彼此,他们懂彼此。

他走上前去,轻笑着,仿佛他们很早之前就认识。
“嘿,”他大声说,“我想和你跳舞!”
“什么?”吉尔伽美什把头凑近,这吵闹的环境他根本听不懂恩奇都在吼什么。
“我说,我要和你跳舞!”恩奇都贴在他耳边说道。他一把拽过吉尔伽美什,后者一下竟没站稳,一下扒住了他的肩膀。
“这就等不及了?”吉尔伽美什立定,拉过恩奇都的手,“行啊!来跳啊!”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眼下这般竟生出一种——快乐。      
于是他们真就开始跳了。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他们时而握着对方的手,像跳华尔兹那样旋转,时而分开,各自笑着看对方在舞池里扭成一个疯子。
这行为确实疯狂。他们一路从中央一直跳到舞池边缘,远离了喧嚣,他们的动作也放缓。
吉尔伽美什一手撑在墙上,拥挤的人潮让他们贴得很近,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清楚感知。
“你好”吉尔伽美什说,“全世界一流的职场精英,现因垃圾老板而被辞退中。”
“你好,”恩奇都抬起目光看着他,“自以为才华横溢的设计师,现因无人赏识而在交不起房租的边缘。”

说完他们都笑了。
“彼此彼此吧!”
“你知道缴费单的颜色有多恶心么?”
“你知道每月电话欠费然后老板暴怒的样子有多搞笑么?”

恩奇都伸出胳膊,勾住吉尔伽美什的脖子,也许是因为喝多了,他一脸坏笑地挑了挑眉。吉尔伽美什感到一只手摸上他的背,顺着衬衣一路向下——不过,他很快抓住了那只手,放到嘴边轻吻一下。
不需要更多语言。

他们后来从后门溜走了,从这喧闹之地溜进了城市寂静的夜。他们手拉手在街上散步,或放声高歌或纵情欢笑。这个城市以她宽大的胸怀容下了形形色色的人,也见证了无数失意者的泪水,泪水后的欢笑。
他们会去哪里没有人知道。
在街角巷落接吻,亦或是接吻后的更深的缠绵。

当新的一天来临时,太阳重又升起之时。
当阳光照在他们紧握的双手上,他们醒来,相视,发现生活仍要继续——
届时,却仿佛拥有了更多勇气。

————————
所以是沙雕文风一会还会配自己画的沙雕图

拉二:我也想来哈哈。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