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野痞子

写出来的都是可望不可即。


高中狗用心写文,用肝画画。
是个修文狂魔,只想改得更好。
叫我阿泽。
是快乐沙雕
很想自己写原耽。
主闪恩/帝二世/欧美/各种老动漫/电影
永远喜欢庵野秀明和eva
最喜欢钢炼!!!
最近只想吹爆三田诚!╮(‵▽′)╭
额,会不时爬墙

感谢您的喜欢和关注!
欢迎吐槽——

帝二世 星辰(4)下

是终章了。
大大方方写糖(๑•̀ㅂ•́)و✧
是清晨的鸟鸣唤醒了熟睡的伊斯坎达尔。

睁开眼睛,晚上那一觉睡得异常安稳,于是现在清醒异常。向身旁看去,昨天发烧的病人已不见了踪影,可一见到毛巾被叠得整整齐齐,杯子里的药也喝得干干净净,他一下子放下心来。

拉来帐篷,伊斯坎达尔向外望去,那人正坐在溪边。
他侧身坐着,漆黑的长发上沾着晶莹的水珠,衬衣……好像是解开的,大约是在擦洗。
伊斯坎达尔忽然感到心里一热,不觉发出声响,遭了——他尴尬地看到埃尔梅罗先是停下了动作,默默把身体缩了起来,不动声色地扣好了扣子。
随后,警觉地向他这里看来。
好在,他并没有看到伊斯坎达尔直勾勾的眼光,而是看到他在揉着眼睛打哈欠,不觉心中长舒一口气。
这真的没什么好避讳,不过,他仍然感到自己的耳朵在发烫。
与此同时,伊斯坎达尔在努力地憋笑。

吃完早饭,白天自然是无事可做。于是伊斯坎达尔提出去森林里看看,考虑到有位大病初愈的同志,他说就散散步,沿着小溪走走停停。
埃尔梅罗答应下来,两人在溪边这般晃晃悠悠,不知不觉间,就从阳光灿烂走到了流霞溢彩。
——一会可以准备观星了。

晚饭过后,橙红的天空逐渐转为墨一样的蓝,由浓墨重彩的油画转为随性肆意的泼洒。
埃尔梅罗在望远镜旁坐定,伊斯坎达尔在他身边席地而坐。

夜色像水一样包裹了他们,即使肉眼也能看到不少星星。星星的光芒很小很淡,却也足够明亮,是温和的柔光。
伊斯坎达尔看到埃尔梅罗专注的表情,深邃的眼睛正看着镜头,他们就这样安安静静坐着,气氛都已经足够美好。他心中又是一动,这么多天来的积虑不禁脱口而出:
“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
我真怕哪天自己会……”
话音刚落,这位一生豪情的王竟然垂下眼睛叹了口气。

埃尔梅罗一下子僵住。
原来,他也这么想么?

他心里忽然翻江倒海,这么多天的回忆一下子涌上脑海,加上心里盘踞多时的忧虑,甚至觉得眼眶发酸。原来,可以这样叫人感到失了三魂七魄般——只为另一个人。
他常年封闭的心好像遭遇春水化雪,冰河解冻,一下子万花盛开,艳阳灿灿。

“我……”
话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他于是只好转头望向伊斯坎达尔,风在他耳边轻柔地扫过,回答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我也不想离开你。

只是,他看了一会,忽而低头轻轻地笑了,最后,
他只说:
“与其想这个,不如和我一起来观星。”

于是伊斯坎达尔向天上望去,深蓝色夜幕下是点点繁星。记忆倒回了一个多月前,也是像这样美好晴朗的夜晚,他和埃尔梅罗一同走在街上,那时他吹着口哨看着那人仰望天空。
只是那个时候还是冬天,天气还没这么暖 ,树也没有这么绿 ,他们也仅仅是刚刚故友重逢。

他又凑在镜头前观看,透过仪器,星体的表面是灰色的沙石和坑坑洼洼,黯然无光。伊斯坎达尔也不懂,看了一会,把头默默移开。
只是他想到了埃尔梅罗,身边的人此刻开始埋头记录数据。

就好比星辰,表面暗淡,却能发光,这光是不易觉察的,却又足够温暖人心。

埃尔梅罗又何尝不是如此。

再见的时候,那人冰凉的目光让他感到疏离与陌生,心都凉了一半,可是,从他说出愿意收留自己开始,伊斯坎达尔就意识到,哪怕经历了最深的黑暗,改变了性格与模样,那个人骨子里的东西却依然不会变。

就好像再清冷的眼神深处有一抹不易觉察的温柔。
再生硬的语气里也能透出一丝关心。
他本以为这个男人自己永远看不透,现在他觉得用不着这样,那些本质的东西都会不可抑制地散发出来。

埃尔梅罗当然知道是谁在盯着自己,他低头记录数据,嘴角却弯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心意已明,无需再多言语。

一阵晚风吹过,它略过树梢,吻过青草,点过水面
——也吹过两颗逐渐靠近的心。
完。
——————
这就是我对帝二世的感觉。
仔细回味真的很好,然鹅写不出万分之一的好。
当年入坑仅仅是一张同人图,可是只看一眼我心里已经无法平静了。
一见钟情hhhh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