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野痞子

写出来的都是可望不可即。


高中狗用心写文,用肝画画。
是个修文狂魔,只想改得更好。
叫我阿泽。
是快乐沙雕
很想自己写原耽。
主闪恩/帝二世/欧美/各种老动漫/电影
永远喜欢庵野秀明和eva
最喜欢钢炼!!!
最近只想吹爆三田诚!╮(‵▽′)╭
额,会不时爬墙

感谢您的喜欢和关注!
欢迎吐槽——

【闪恩】别出心裁(下)


夜晚的街道,明亮的街灯。
恩奇都走在刚下过雨的水泥地上,啪嗒啪嗒,鞋子踩进水塘,他喜欢这么做。
看到街上汹涌的人潮,他缩了缩身子,往旁边躲了躲。
大概自己就是属于那种脑子里总是有奇奇怪怪幻想的人,他宁愿一个人坐在自家阳台上,看着自己喜欢的星空和飞鸟,进行脑内盛大又华丽的空想。
从未想过哪天能遇到一个人,分享与他相同的东西。

然后他现在要去见那个设计师了——

他很期待他们的交谈,于是步伐轻快起来,餐厅到了,这里一点也不吵闹,钢琴声反倒彰显安静,他推门而入,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喜欢这种氛围。远远地就看到约他的人了,恩奇都笑着打了招呼,那人却没有多大反应,只是让他快些坐下。
“给,”吉尔伽美什拿出一本厚厚的图册,上面是衣物的设计图,“这里有几件让你试的,之后会拍宣传片——你看一下。”
恩奇都接过,眼里满是欣喜,衣服多半是白色,配他绿色的发,而金色做装饰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与黑色搭配也是简约又不失内涵。

“真是太感谢了。”他说。
吉尔伽美什把图册收好,好了,他说,我们来聊聊别的吧。
华丽幻想之间自然会擦出绚丽的火花。
那一夜,恩奇都找到了一个能与他一起疯狂畅想的人;那一夜,吉尔伽美什在几不情愿承认的情况下表示——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聊得来的人,并且,他很高兴。

“吉尔!”
“喂!——说了不要这么叫我!”
之后见面的画风已经变成了这样。

他们常常相约,在天台喝酒吹风,那里有星空和飞鸟;去电影院,结果对于恐怖片全然无感甚至疯狂吐槽;去爬山,看日出日落;也偶尔窝在家里一起打游戏——
当吉尔伽美什灵感枯竭的时候,恩奇都甚至能帮他想出几个不错的主意。

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找到一位知己或挚友,真的非常幸福 。
在这世上有那么多,那么多不同的灵魂,各种各样的想法层出不穷,在那数以亿计的可能里,有两朵火花相遇了。也仅仅只需要一个人能理解你,就足以感到幸福。
于是,这使得即便是做着最简单普通的事,却能获得最多的快乐。

他开始逐渐明白,恩奇都与他都是性情纯粹的人。而恩奇都也发现,有些人要走近了才能发现他们的好,他们不一定总是和颜悦色的笑着,但他们总是真实的。

“吉尔,”恩奇都露出熟悉的笑容,“下周有烟花大会,去看么?”
“去啊,”吉尔伽美什放下手中的稿纸。“最近我刚好画了两套浴衣——”
呃,差点说漏嘴 。他只得心说这两件是给我们两个画的,一边默默转过身继续赶稿。

烟花大会。
恩奇都在这天见到了那件为他设计的白绿相间的浴衣,而吉尔伽美什本人则穿了一件金色的。
他们相视一笑,依旧是避开人潮,来到了一个山坡上,这里视角非常不错。

“啪——”
烟花在空中绽放,炫目的光芒倾泻喷涌,好像牵引着夜幕一并落下。
恩奇都看得入神,吉尔伽美什偏过头,看着他的侧脸在火光映照下也染上了五彩斑斓的光。
他感到心里好像也放了一把烟花一样,噼里啪啦一下炸开,品一品是无尽的香甜。

他忽然开口:
“恩奇都,我们来玩问答游戏吧。”
“好啊。”
“下雨天和什么?”
“轻音乐。”
“公园长椅?”
“冰激凌。”
“古希腊雕塑。”
“文艺复兴油画。”
“过期的面包。”
“垃圾桶里的废稿。”
“全部正解,”他放低声音,“最后一个——
我呢?”
“……”恩奇都歪着脑袋想了一会。
“落地窗的工作室?”
“不对。”
“狂气的金耳环?”
“……不对。”【虽然很想要
“……我投降——”
笨蛋。吉尔伽美什握住了恩奇都的手。
“啧,之前都对的,怎么这次就不知道了呢!”
“是你,”他说。一朵烟花在他们面前绽放。

“是你啊,笨蛋。”

从那以后,他为他做最合适的衣服,而他穿出他最想要的感觉。
完。
————————
小小诠释一下对挚友的感觉吧,真的很美好
这里引用塞林格的一段话
“我们确实活得很艰难,一面要承受种种外部的压力,更要面对自己内心的困惑。在苦苦挣扎中,如果有人向你投以理解的目光,你会感到一种生命的暖意,或许仅有短暂的一瞥,就足以感到兴奋不已。”

祝你们都能找到一个或几个这样的人。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