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野痞子

写出来的都是可望不可即。


高中狗用心写文,用肝画画。
是个修文狂魔,只想改得更好。
叫我阿泽。
是快乐沙雕
很想自己写原耽。
主闪恩/帝二世/欧美/各种老动漫/电影
永远喜欢庵野秀明和eva
最喜欢钢炼!!!
最近只想吹爆三田诚!╮(‵▽′)╭
额,会不时爬墙

感谢您的喜欢和关注!
欢迎吐槽——

【七夕贺文】逃跑记 (学生paro)小甜饼一发完结

ooc处敬请见谅

“喂,你去哪儿!”

手里的作业散落一地。

“略。”
恩奇都做了个鬼脸,翻身越过了窗。

“……”
这回轮到吉尔伽美什傻眼了, 一地的作业里夹着一张小纸片,上面用力地写着:七夕快乐。可是,它真的太小了,在厚重的作业堆里挣扎着——那一抹浅浅的粉色。

吉尔伽美什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会谈恋爱,他究竟是怎样的脑回路,才会在七夕这天拿着自己全部的暑假作业,往里面塞了一张渺小可怜的粉色信纸,然后郑重其事地找来恩奇都,在人家面前开口道:

“七夕快乐,作业借我抄吧,爱你。”

在卷子猛然发现情书也许会算个惊喜。

不过显而易见他得到了一个“滚” ,然后,就是恩奇都跳窗跑了这件事。

第一反应当然是去追 ,今天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和恩奇都一起认真去补习班的事算是泡汤了,当然,缺席的怕是会有两个人。

不过等他跑下楼,已经连恩奇都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冲出了这条巷子,他一定要找到他。

等吉尔伽美什冲到不知何处时,恩奇都才从楼梯后面走出来,不知怎的气全消了,甚至还想笑。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

好啊,来玩捉迷藏吧。

他想搞恶作剧的心性被激发,反正吉尔伽美什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补习班就翘了吧,反正只缺这一天。

七夕啊,怎么能浪费在题海里。

——————————————

吉尔伽美什走到河边,以往恩奇都要是不高兴了都会来这里,而这里也是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那是某个放学后,我们的吉尔伽美什背着书包吹着口哨正晃荡着,忽然看到河边桥下有人在打架。

虽说他平时没少干过这种事,可他是从不欺负人,只帮别人出气的,眼下的状况显然是一群不良在向一个学生要钱。
不过那个学生好像直接和他们打了起来。

“……”
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有反抗精神的。

眉头一皱,他甩下书包走上前去,扳过一个不良的肩膀,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被欺负学生的真容——
那是他们学校的人,校服已经被扯得凌乱,他们对上了眼,那是一抹很好看的翠色,吉尔伽美什几乎是愣了一下,而那几个不良看到是他,面面相觑了一会——决定跑路。

恩奇都一脸鄙夷地往跑的最慢的人屁股上踹了一脚。

随后他站定,向着吉尔伽美什笑了下。
“谢谢,我请你吃饭吧。”

一顿饭的时间,恩奇都了解到吉尔伽美什是个有名的表面冷漠却意外很有义气的伪不良,吉尔伽美什了解到恩奇都是个品学兼优可是意外很能打架的真学霸。

然后他们意外地成了朋友这件事。

在这之前他们都没有真正意义上接触过“朋友”,吉尔伽美什平时沉着一张脸根本是生人勿近,恩奇都课间只想趴在桌子上听音乐,也没人主动找他聊天。

——————————————

恩奇都在一间空教室里坐下,一个多月不来,到处就积了灰。
不过,被他们移过的桌椅还未改变过位置,两张面对面放着,和周围一堆杂乱无章放着的形成了鲜明对比。

手指擦过桌面沾上了灰,这个角度望向窗外依旧刚刚好看到最美的蓝天,没有人知道这里,没有人会来这里,除了他们。

他记得那时候已经是夏天,午休和放课后他们就到这里来,他教吉尔伽美什题目,吉尔伽美什买来冰镇汽水往他脸上贴——
伴随着蝉鸣和刺眼的太阳光线,恩奇都眯起眼睛,仿佛那些教过的题目和汽水的甜味仍在脑海。

他笑起来,随后离开了教室。

上街买两罐吧。

——————————————

吉尔伽美什来到空教室是在下午,他去过补习班偷偷看了,果然两个座位空着。

恩奇都是和他玩起捉迷藏了么?
只能去他们曾经一起待过的地方碰碰运气吧。

他在椅子上坐下,这里曾经承包了他们所有午后和傍晚的地方。
扫了一眼桌子,他看到有人在上面用手划开灰写了几个字——
汽水好喝。

只能是恩奇都了。
不过他已经走了,但是果然要去他们一起待过的地方找人。
吉尔伽美什感觉一下有了方向,他伸手写下:请你喝一辈子——之后走出了教室。

他几乎绕了半个城市,乘车几乎花光了他身上为数不多的钱,他本想买一束玫瑰之类的,可眼下自己回家都是
问题。

不知不觉夕阳西下,傍晚悄然而至。
走过公园,走过街角,走过天桥,收获的是更多的回忆。
最后吉尔伽美什还是决定去河边。
他们第一次初相见。好像挺有纪念意义。

不知不觉他们也度过了这么多时光,从柳絮飞扬的初春到如今的盛夏,奇怪的组合却不妨碍他们相处得那样和谐又快乐。

他想起恩奇都看着书然后轻轻靠在自己背上睡着的事,想起他们住到对方家通宵打游戏——他忽然觉得可以不要玫瑰和粉色信纸,最重要的是,他们一直陪伴在彼此身边。

——————————————

是什么时侯开始喜欢上的呢?

也许早就。

——————————————

他几乎是跑着来到河边,晚风轻轻吹着,他看到那个人就站在面前,好像等他很久——一样的好看的翠色。

他走近恩奇都,一把抱住。
“你跑不掉的。”他说。

“我也没想要跑。”手抚上吉尔伽美什的背脊,“就当环城旅行咯。”

吉尔伽美什把头磕在恩奇都肩膀上,无比真挚地说:

“我……我只想和你过一个七夕。我没有情书,也没有玫瑰花,我只有我。”
和我百分百的真心。

脸上传来冰凉的触感,一灌汽水贴上他的脸颊。
“够了。”恩奇都说。
“这样就够了。”

他拉起吉尔伽美什的手。
“回家吧,我们去过七夕。”


————————————END

这是一个七夕被困在题海里的单身狗声嘶力竭的呐喊。
当然我只要纸片人就好了。

祝大家七夕快乐啦!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