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野痞子

写出来的都是可望不可即。


高中狗用心写文,用肝画画。
是个修文狂魔,只想改得更好。
叫我阿泽。
是快乐沙雕
很想自己写原耽。
主闪恩/帝二世/欧美/各种老动漫/电影
永远喜欢庵野秀明和eva
最喜欢钢炼!!!
最近只想吹爆三田诚!╮(‵▽′)╭
额,会不时爬墙

感谢您的喜欢和关注!
欢迎吐槽——

众里寻他4

一个不是很走心的上文传送门
Side.A

又是一个傍晚。

埃尔梅罗坐进拥挤的电车,因为是终点站下车,所以他总能见证从人满为患到寥寥无几的过程,似乎凭添了几分孤单。

说来好笑。

不只一个人劝过他,是时候找个人陪陪自己了。他听过总是笑笑,心里不轻不重留下一道痕迹,却不愿抽个时间好好面对。

然后回家继续对着电脑。

他觉得自己沉迷网游的样子,多多少少有些可笑,那么一本正经的社员,下了班就投身虚拟世界。可是快乐也是真的,他可不把这看作是单单游戏消遣,更让他感到高兴的是那些队里的成员们,能和他们肆无忌惮地聊天,让他觉得有趣。

明明是互不相识的人,明明是不同年龄的人,做到电脑前,打开熟悉的角色,就真的好像一群勇士开始了异世界的探险。

这也算是“缘”和“联系”吧。

哪怕这是虚假的,哪怕他曾经那么不信任所谓联系,自行斩断,可那未免也太有种幼稚。受伤是真,要恢复也是真,不然就只是原地不前了。

吃过饭他照常看了会书,随后走到电脑前。
现在这个时间群里肯定早就吵翻天了。

这样想着,光标在“进入”的光标上轻击两下。

Side.B
【神在星期天】第一!
【中二癌晚期】啧,明明我是一直在电脑前的。
【神在星期天】大叔很忙呀?要注意身体哦,颈椎什么的……
【中二癌晚期】唉,职业病没办法。谢了小姑娘。
【神在星期天】(●´ε`●)♡

【团长就是团长】我也上线啦!
小神好懂事啊摸摸头……
【神在星期天】!
口亨口即我又不是小孩子……
今天团长带我们飞!刷boss!
【团长就是团长】没问题(大笑)

【马其顿国王】呼,总算忙完了。
【神在星期天】欢迎w
话说新人君总是很晚诶,看起来像是最忙的。
【中二癌晚期】一个每天赶稿到凌晨的人默默不语。。。
【团长就是团长】那个天天吸动漫轻小说的也是你啊!社交网络上全是你的分享。。。
【中二癌晚期】别点穿啊喂。

【新人法师】各位,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团长就是团长】没事啦,工作很忙?
【新人法师】嗯,但是不加班的时候倒还好。

【团长就是团长】既然都到了,我们,开始吧!挑战boss,第一次!

Side.A
埃尔梅罗看着一队人影就这么出动了,似乎还挺有气势的。

蓝色紫色红色的光影交织,似真似幻的击打音效,前几关都顺利打下,到后面越发焦灼。最近几天他们在一直挑战boss ,只要成功这一章节就能过了。

埃尔梅罗觉得手速要跟不上了。

不过果然,在一通“厮杀”之后,他们又一次——团灭。

Side.B
当晚聊天室一片哀鸿遍野。
【团长就是团长】!为什么!
【神在星期八】!!为什么!!
【中二癌晚期】不陪你们玩。。。
【马其顿国王】嘛,下次再练练再去挑战呗。

【新人法师】是啊,其实装备可以再提一提,还有技能一类的。比如团长那个,其实如果再升个几级应该就可以掉更多血了,速度也会上去。

【团长是菜鸡么】!法师好厉害,快快把名字改了,不要再说什么新人了!
【新人法师】我也没有那么厉害,就是分析分析而已。
【神在星期八】既然这样,要不叫军师大人
怎么样?
【马其顿国王】不错!
【军师】大人什么都就算了,这样好了。
【团长是菜鸡么】很好!给我们再分析分析吧!接下来就朝这个方向练级吧。

埃尔梅罗有点惊讶,不过分析这些好像的确是他擅长的事情。

于是那天晚上,他们听着他的一通理论,先是膜拜一番抱一抱大腿,随后团长也定好了接下来的任务。

他忽然有一种合作的感觉,就和公司里之前的一样,大家齐心协力去做好一件事,同时分工明确。

而那些赞美,反而比现实真实。

他还是觉得,与人有联系比没有要好。

他在努力走出来,十年前那个青年人被伤害过,也沮丧心冷过,所以他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无趣之人,从此不再相信,与人交往总存戒心。
十年后他在孤独里挣扎,然后遇见了一群并不相识却有趣的人,他单纯地觉得快乐,仅此而已。


马其顿国王其实一直和他私下里有联系,埃尔梅罗想起来之前他一度觉得这个人就是伊斯坎达尔的事情,应该只是错觉。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应该只是他自己的妄想罢了。

仅仅是语气和感觉而已,自己凭什么这么笃定?

他觉得自己只差一步就走出来了,那就是伊斯坎达尔这里。可是这于他似乎是道深渊,看着前方一片黑暗不知所措。


几天后,他们开始了新一轮挑战。

聊天室的气氛很激烈,主要是有团长和小神这两位“热血青年”,感叹号和语气词占了满屏。果然还是年轻人更有干劲,埃尔梅罗想。

趁着大好时光,还是要这样敢喜敢怒,这样肆意一些的。

与上次相比果然好了很多,又往后突破了几关,页面聊天也气氛高涨。他们正打得火热,埃尔梅罗却听到电脑传来了奇怪的声音,他觉得事情不对,连忙在页面上留了个言,在他敲下回车的几乎后一秒

——电脑屏幕暗了下去。

“……”
埃尔梅罗沉默了。

内心简直都想咆哮,为什么每次都在节骨眼上出错呢?
一时间他竟手足无措,盯着漆黑是屏幕不知该做什么。

过了好一会他想起来当务之急应该是修电脑,其实这种情况之前也有,所以万幸具体方法他是知道的,捣鼓了一会,屏幕上出现了开机画面。他开始想,在他突然掉线的十几分钟里,那些队员会怎样,他们会在群里骂他么,毕竟他们只是网友罢了;会直接把他踢掉么——说实话这种时候想的往往都是最坏的可能性,问题出在自己时去揣测别人,反而越想心越凉。

开了机他赶紧点开游戏,发现挑战结束,似乎依旧没过,而且聊天室里似乎多了很多消息。

他点开。觉得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

Side.B
【神在星期八】(*´﹃`*)
【团长就是团长】这次差一点啊。话说军师的电脑还出了问题,不知道能不能尽快修好。
【中二癌晚期】是啊,虽然我经常待在电脑前,可对这个一窍不通呢。
【神在星期八】军师大人这么厉害一定可以修好的叭
【马其顿国王】希望他能解决吧。
……
埃尔梅罗噼里啪啦开始打字,然而却不停打错,他深吸一口气,清空重来。
【军师】大家,真的非常抱歉。
是电脑老问题,所以我自己修好了。
但是耽误了你们……
【团长就是团长】这又不是你的错咯。再说,又不是突然掉线,原因你也说了啊。
【神在星期八】嗯嗯!
【马其顿国王】更何况带着我们分析打法的还是你呢。
【中二癌晚期】上次我因为过度疲劳中途睡着的时候你们怎么没这么好脾气...
【团长就是团长】。。。
谁让你通宵打游戏。。。
【中二癌晚期】我等了半年的新作啊喂!
你能能不能体谅一下一个游戏宅!

Side. A

向往常那样气氛又恢复了,吵吵闹闹笑笑,刚才的事就此过去,谅解是最终结局。

其实这也的确不是他的错,他只是讨厌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牵连别人。

那天结束得早,大家约好下次一定要刷过,埃尔梅罗就和马其顿国王再闲扯一会。

【马其顿国王】今天的事别太自责啊。
【军师】嗯。
【马其顿国王】这种事谁都会经历的。
【军师】嗯。
【马其顿国王】心情不好?
【军师】……

埃尔梅罗鬼使神差地就开始敲字了,事后回忆起来,他只是遵循自己的第一反应罢了。

因为他忽然很想说出来,像是在倾倒这么多年藏在心里的愧疚。

【军师】其实公司里曾经有一件事。
有位很照顾我的前辈,有一次工作,我擅自替他接了,然后那个文件出了问题 ,却怪在前辈头上了。
我……一直对那位前辈很抱歉。
所以我真的不想再因为自己的原因牵连到别人。
真的。

敲完最后一个标点,他仿佛听见自己心里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自己为何要给马其顿国王发这个,原因记不清,似乎也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说了出来,把他从不敢对人提起的事。
他才不管有没有心理暗示,还是自己触景伤怀,只一种奇异的舒畅,前所未有地流动着。

现在震惊的是伊斯坎达尔了,他记得这位后辈,名叫埃尔梅罗的后辈。

他记得他喜欢和他相处的日子,而他所做的选择,都是自愿,且从未后悔的。

可他不知道埃尔梅罗这些年的纠结,以及日复一日的自责。
而直到现在,他才终于开始明白。

他觉得一个故事就算再怎么相似,也不会达到这般地步,但他明白自己不能先挑明,因为他要需要确认。

最后马其顿国王发来一句“过去的事,说出来是不觉得好些了?那今晚就好好休息吧。”

埃尔梅罗回了句“晚安,谢谢你看完我的话。”


——然后倒在床上,仿佛已经疲惫不堪。

——————————————

觉得自己写得好苦逼,糖好少。
下一章是面基。【嘻嘻】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