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野痞子

写出来的都是可望不可即。


高中狗用心写文,用肝画画。
是个修文狂魔,只想改得更好。
叫我阿泽。
是快乐沙雕
很想自己写原耽。
主闪恩/帝二世/欧美/各种老动漫/电影
永远喜欢庵野秀明和eva
最喜欢钢炼!!!
最近只想吹爆三田诚!╮(‵▽′)╭
额,会不时爬墙

感谢您的喜欢和关注!
欢迎吐槽——

众里寻他6【完结+番外付】

叠罗汉一样的前文链接

想起来也许觉得多么激动一往无前,可临到关头还是会怂。



“穿什么去好……”
埃尔梅罗倒在床上。

西装未免太正式,他往衣柜里看了看,因为平时不太注意这些,所以都是些普通的衬衫大衣还有裤衩,想要凑出点新意来,真的好难。


不过,自己到底在紧张什么啊。

马上就要出门了。

最后他挑了一件黑色的大衣,临走前顺了条红色围巾,呼,这天气风还是很大的。

坐在熟悉的电车,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感觉。他开始关心起别人来,他们要去哪里,他们也是去赴约么,此刻他们的表情之下,又是怎样的心情……

说是早半个小时,他又往前推了十五分钟,要是约会的话可真是表现良好,然而这不是,这是去见一位他暗恋多年的前辈。

想到这里他又觉得不好意思,把下巴埋到了领子里,伊斯坎达尔对他是怎样的心情呢?他要告诉他自己的心意么?





与此同时另一边,伊斯坎达尔坐在电车上打了个喷嚏,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穿太少了,风好大,早知道就该带条围巾。

现在的埃尔梅罗是什么样的呢,真想快点见到他。都说人生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往日时光,现在想来真是一点不错,他想起那些回忆,好想回到那时候,他们一起下了班喝酒,甚至一起去对方家玩游戏……

那之后几乎就不联系了。

这次能见面,真是太难得的缘分,难得到他觉得这是上天注定。
既然如此,一定要珍惜。


岁月无声流逝,轻易得好像手里抓着的一把沙。


好巧不巧,他们坐着不同的电车,在差不多的时间到达,埃尔梅罗从左侧楼梯下楼,不久伊斯坎达尔走了右侧楼梯,他们不同方向,时间相仿,目的地一致,如同他们各自的轨迹。宿命般巧合。


人群熙熙攘攘,各自欢笑,各自嬉闹,手捧饮料或手机,抑或拉扯着衣袖;皮靴敲击地面,拉链上下滑动——
透过他们看去,他在找他,他也在找他。

视线飘移,越过那些被风刮起的发丝,越过每一双陌生的眼瞳和张合的嘴。


终于,看着前方那个位置,他心里说着:
我找到你了。

我找到你了,
找到你了。

我找到你了!


他几乎想奔过去,奈何双腿却如同钉死一般动不了,那一刻他只想站在原地,用很多很长的时间来慢慢回忆此刻的感觉,一秒钟也不想少。

熟悉的红发向他靠近,熟悉的笑容向他靠近,脑中模糊了几年的影像如今一点一点清了起来,近了,近了,如今,就在眼前了。

与此同时,伊斯坎达尔,看着自己的往日后辈,他的头发更长,眼里掩藏的更多,眉头皱得更深。

他们各自内心开始兴风作浪,一时找不到说什么好,最后伊斯坎达尔先开了口: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前辈。”
真是够久啊。埃尔梅罗想。

“哈哈,”伊斯坎达尔揽过他的肩,“早就不是你前辈啦。走,我们先去位子上坐下。”

“说的也是,下意识就……”
埃尔梅罗跟着他走进了面基地点。

六人桌,他们并排坐在一起,服务生端上热水,伊斯坎达尔用杯子捂着手。

“真冷啊,”他感叹,“今天出门就打了好几个喷嚏,真应该围围巾的。”他指了指埃尔梅罗进店后摘下的围巾,大红的很显眼。

“是啊。”埃尔梅罗也开始捂手,听了这话笑了一下,“晚上还要一起看烟花。”

“对,感觉会很有意思。”
伊斯坎达尔歪过头看着埃尔梅罗,“谈谈呗,这十年怎么过的。”


“诶?”埃尔梅罗有些措手不及,“我就是日复一日工作,没什么好说的。”

“那目标,实现了么?”伊斯坎达尔问他。

他依稀记起那次谈话。
“嗯,应该算。”埃尔梅罗苦笑,“因为成了沉默寡言,机器一样工作的人,所以周围人……大多都觉得我不是好相处的人吧。”

“是因为那次么?所以你消沉了好久?”

“嗯。”握着杯子的手收紧了几分。



“咳,”伊斯坎达尔突然语气严肃起来,“这才到我提前约你的重点。”
“我一直想亲口告诉你,我不是为你承担什么而去那样选择,我是自愿做那个选择的,况且,我相信责任不在你。”
严肃完了,他哈哈一笑,拍了拍埃尔梅罗的肩膀,“小子,可不能让这事成了束缚你的枷锁,而要成为进步的动力啊!”



“……嗯。”
埃尔梅罗看着他,“我也是这样想的,遇到团长他们之后,甚至这几年来,我一直都在说服自己,现在听了你的话,我觉得……”
他可能这几年头一次这么激动地说话。

我觉得由衷的快乐。




“嘿!你们到的好早!”
一个轻快的声音穿插进来,他俩看过去,一位年轻小伙站在面前,摘下了头上的帽子。

“如你们所见,我就是——团长本人。”
他在桌子对面坐下,盯着二人看,“让我来猜猜你们都是谁?”

“来啊。”伊斯坎达尔兴趣盎然。

“你,”团长的手指在埃尔梅罗面前敲了敲,“你是军师吧。”

“好准!”惊呼的却依旧是伊斯坎达尔,埃尔梅罗点了点头,心里觉得惊讶。

“看感觉啦。”团长摆了摆手,“另一位有点难了……你是中二大叔?”

“……”伊斯坎达尔的表情出卖了他,团长有些尴尬地挠挠头,“那就是——马其顿国王!”

伊斯坎达尔点点头,佯装不快。埃尔梅罗在一旁轻笑。

“真中二大叔在这里。”
与此同时又坐下一位,来人颇具艺术气息,胡渣不羁的长发还有黑眼圈,但仔细看意外帅气?!

其余三人不约而同的在心底感叹。

“抱歉,”他打了个呵欠,“昨晚又赶稿了。”
“没事,”团长撑着下巴,“你一定之前又打游戏去了,现在只剩小神了。”


然而他没注意到,团里唯一的女性,就在后面那桌,已经暗中观察了许久。她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在经过一番激烈思想斗争之后,她起身向前走去——同时狂做起深呼吸。


“嗨,你们好。”
声音很轻却十分清晰地传来。

四人同时向她看去,她觉得脸上发烫,眼神好像焊死在脚尖上似的抬不起来。


“小神!欢迎!”
团长帮她拉开了椅子。
“怎么啦,感觉和你网上画风不一样啊?”

“……”
小神整个身体缩了缩。

“啊……”团长再次陷入尴尬,正想找些别的说时,小神弱弱地开口:
“如你们所见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胖子。你们,不会失望么?”

大家愣住了,原来她担心这个啊。
“没有哦。”大家真挚地回答。
“不会在意的啦。”

“很可爱哦。”大叔冷不丁冒出来一句。

“??!”
抬起头来的小神眼神变了,她好像找回了自己的属性一般,声音响亮起来:
“呜呜呜谢谢你们!我还以为你们会失望!见网友常有这种事的qaq你们造么?!我早就到了,一直在你们后面坐着,你们乍一看都好帅的所以我都不敢过来了呜呜呜!尤其是你啊大叔!我可以给你拍照么?!”

“……?”大叔不知所云地抓了把头发。

“这才像你啊。”
大家笑了起来,气氛很快活跃,像是在聊天室里一样欢脱,尤其是当小神恢复正常之后,拌嘴开始了,互开玩笑也开始了——一切都是熟悉的感觉。

饭吃得开心,明晃晃的灯光,还有蒸腾的热气和众人的好心情冲走了外界的寒冷。夜空暗下来,他们看着表,说,差不多去等烟花了。


就在饭店的露天阳台,陆陆续续有人聚了过来,大家各说各的,眼睛却都盯着天空,等着捕捉那最初绽放夜空的绚烂。

“ohhhhhhhhhhhh-!”
伴随着第一声惊叫,第一朵烟花升上天空,接着是更多。今天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很快人们会迎来最后一小时,最后一分钟,最后一秒,紧接着就是新的第一秒的开始。

五个人站在一起。
新的一年,也许面对的是更多文件,更多画稿,更多考试和即将毕业的烦恼。只是,哪怕是这样的未来,却也想要亲手迎接。

火光映亮了众人的脸庞,大家笑着看着,埃尔梅罗偷偷瞄了一眼伊斯坎达尔,对方正全神贯注地看着烟火秀。


他伸出手,悄悄地,轻轻地握了一下伊斯坎达尔的手,他们的手都已经长了层茧,尤其是指腹上,埃尔梅罗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完美诠释作死,伊斯坎达尔肯定被他搞得很尴尬吧。
只一下,不着痕迹地触过,就收回手来。

果然没回应。


待下一声爆炸响起,他忽然感到什么更加温热的东西覆上了自己的手背,握紧了。
如同一股电流传遍全身,心跳得厉害,仿佛已经听不见烟火在轰鸣。


埃尔梅罗不再看天,他偏过头,撞上了伊斯坎达尔的眼神。和十年前一样,他们的目光交汇,停留。


人群中只有他们不在抬头,就如之前在大街上只有他们遥遥相望。
心说:
“我,找到你了。”



——————————————end

老师我结尾点题了。】

小番外
回去大家看到了大叔发的插画,画了他们这次面基。
众人:果然是小清新水彩啊反差萌太厉害了吧喂!

很久之后的某个清晨。

伊斯坎达尔的房间内。
桌上放着两台电脑,床上躺着两个人。【咳】

不久之后房间里传来一声怒吼:
“伊斯坎达尔!不要在我睡着的时候偷偷把我昵称改成王妃!”


——【写在最后】
我知道我就是个辣鸡文手。
但是我还是要对喜欢我写的东西的每一个人表达感谢!

开学就长弧了。
长假就爆肝了。
爱你们。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