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野痞子

写出来的都是可望不可即。


高中狗用心写文,用肝画画。
是个修文狂魔,只想改得更好。
叫我阿泽。
是快乐沙雕
很想自己写原耽。
主闪恩/帝二世/欧美/各种老动漫/电影
永远喜欢庵野秀明和eva
最喜欢钢炼!!!
最近只想吹爆三田诚!╮(‵▽′)╭
额,会不时爬墙

感谢您的喜欢和关注!
欢迎吐槽——

帝二世【星辰】(3)

第三章
分明已经是初春,可前上周还下了雪。虽然街道两旁的树都抽了新芽——
但是,还是冷。
伊斯坎达尔自是不用担心,可对于埃尔梅罗这样的人来说,可就是煎熬了。不是说他身体差,而是长时间在温暖的办公室度日,现在突然走上大街,让他有些受不了。
可不,没走多远,他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但他依旧对着伊斯坎达尔关切的目光摆了摆手。
“我没事。”他摸了摸冻得冰凉的鼻子。
话虽如此,几秒之后,他的脖子上还是多出了一条围巾。埃尔梅罗没再多说什么,向着商场走去,因为放假的缘故,人很多,很热闹。

两人来到货架旁,埃尔梅罗扫视一圈,顿时满脸黑线,周遭哪里看得见他们这样成年人的身影,除了那些带着帽子熟练地选完游戏立马走人的。剩下的都是些小年轻,陪着基友来的,拉着女友来的。
这股青春洋溢的风潮吹得埃尔梅罗无地自容。
他在想当初他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才会想到要来买游戏。
但是伊斯坎达尔并不在乎周遭,他在货架之间流连,甚至成功和人搭上了话,在别人的推荐下选了一款,之后他开始寻找埃尔梅罗不知何时悄悄消失的身影,发现他正在最边上的立柱边站着。
埃尔梅罗当然也注视着伊斯坎达尔的身影,这位勇敢热情的王还真是一点未变。

于是他们四目相对的时候伊斯坎达尔捕捉到了埃尔梅罗瞳孔深处的笑意,他挥了挥手里的游戏,向他走去。
“怎么,待在一群年轻人中间……”伊斯坎达尔用胳膊肘碰了碰埃尔梅罗,语气里明显带着善意的嘲讽,结果后者偏过头干脆不理他,于是他只得陪笑认错:
“好了好了, 我错了,我们回家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埃尔梅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我们”和“家”这两个惯常却陌生的词汇像是两朵浪花,让他心里波澜顿起。
大概这真是句温暖又让人安心的话。
可随后想想,又觉得这样很奇怪,最后只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跟在伊斯坎达尔身后。

伊斯坎达尔是一路吹着口哨进家门的。
他来到这儿已经一个礼拜了,所以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游戏机把光盘放入。
埃尔梅罗看着他毫不避讳地往自己床上一坐,不禁心里又是一阵骚动,他想提议:把那玩意儿放地上好吗?但显然伊斯坎达尔动作很快,快到已经连他的手柄都准备好,拍着床让他快点上来。
无奈,埃尔梅罗心里叹了口气,慢吞吞爬上床,平时一个人睡觉得太宽,现在有个伊斯坎达尔,顿时空间变得狭小,他们的胳膊会不时碰到一起,但埃尔梅罗想这种事只有他一人会在意。
好在游戏是相当不错的。
顺着剧情一路探索,很有代入感。
“这边,这边要看看。”
“……我觉得,接下来要选这条路,因为你看,之前的剧情里有说过……”
埃尔梅罗一通严密的分析完毕,伊斯坎达尔在一旁都听呆了,他摸了摸下巴点点头:“
有道理,不愧是讲师!”
说罢他们都笑了。
“饶了我吧,”埃尔梅罗躺了下来,双腿伸直,好久都没有这样放松过了,他这时觉得,曾经拼命抗拒过的一切,其实并不是如他所想。

他们那天只打了一半的游戏,因为时间不够。晚上他们去了市里的饭店吃饭,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街景走回来。
这里早就大变了样,电子板上夸张大胆的广告,震耳欲聋的电音舞曲,炫目又闪亮。
人很容易在这里迷失自己。
这是伊斯坎达尔回来后的感想。
再看身边的埃尔梅罗,一如既往地沉默寡言,把周遭的热闹一并阻绝。他也像是迷失的人,千篇一律的生活,沉重的工作——
他很想把他拉出来。

伊斯坎达尔递给埃尔梅罗一支烟,继续吹起口哨。

头顶是稀稀落落的星辰,埃尔梅罗抬头看着夜空,他是在这个时候感受到生活的静谧与美好的。当然,还有陪伴所带来的。
当空白的每天逐渐有了各种各样的色彩,一杯白水逐渐有了甜味,他开始逐渐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愿意承认,伊斯坎达尔的到来,是他的快乐。

——————————
放假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