庵野痞子

写出来的都是可望不可即。


高中狗用心写文,用肝画画。
是个修文狂魔,只想改得更好。
叫我阿泽。
是快乐沙雕
很想自己写原耽。
主闪恩/帝二世/欧美/各种老动漫/电影
永远喜欢庵野秀明和eva
最喜欢钢炼!!!
最近只想吹爆三田诚!╮(‵▽′)╭
额,会不时爬墙

感谢您的喜欢和关注!
欢迎吐槽——

【帝二世】众里寻他3

上文戳这里Side.C
刚进公司那会的埃尔梅罗是个标标准准的有志青年。

每天都是像打了鸡血般精神抖擞地去上班,见到前辈和同事无一不打招呼问好。

“前辈好!”
“早上好。”

负责带他熟悉工作的前辈名叫伊斯坎达尔,他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正在和别人交谈,伊斯坎达尔的声音很清楚和洪亮,带着自信,身材也很高大

——总之,和他的种种情况完全相反。

讲完了话他看到那人向他看来,露出一个标准笑容,手臂上扬似是要搭他的肩膀。

埃尔梅罗最不擅长应付突如其来的热情和自来熟,他向那人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埃尔梅罗,以后还劳烦您多指导!”
他流利地说完,有点紧张地看向伊斯坎达尔,对方不以为意,握了握手,介绍自己道:

“我是伊斯坎达尔,暂且当会你前辈。”

说完他又笑起来,拉过埃尔梅罗开始给他指明办公桌讲解工作要点,他讲得很清楚,埃尔梅罗也听得仔细,嗯 ,觉得有了点工作的实感。

下班的时候他去向伊斯坎达尔告别,当时那人正在噼里啪啦地敲字,他感觉自己好像这般打扰不是时候,正后悔之际伊斯坎达尔回过头笑着向他道别,说,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他。
他点点头,向电梯走去。

伊斯坎达尔是个负责又热情的人,下班后还常常邀请埃尔梅罗一起去吃饭。

他不讨厌,只是觉得有点难以应付。

现在的他只是一只小菜鸟,却也不想多受别人什么照顾,他很想成为一个能被别人认可的人,不过,这期间还有一段长路要走。

但是伊斯坎达尔是个不爱计较的人,因此和他一起会觉得莫名轻松。他很健谈,也很会照顾人,有的时候,甚至会开一些连埃尔梅罗都觉得幼稚的玩笑,但埃尔梅罗明白他不是真幼稚,而是有些事情不愿去看透罢了。

他们其实很聊得来,由于年龄差的不是很大,往往下了班,在居酒屋坐下,点几个小菜和一壶清酒,就可以说上好久好久。

埃尔梅罗很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这是来自闲暇生活的馈赠,是他最好的放松。并且,也让他明白了人与人之间联系的珍贵。

他来到这个城市,遇到那些人,经历那些事,都是他所留下的痕迹,提醒着他不是一个人这件事。

某个夜晚他们一起吃完饭,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有了半年的交情,聊的话题也渐渐多加了心里话,埃尔梅罗也不是多么难交心的人,熟起来以后就愿意说了。

那是一个难得晴朗,能依稀看见星星的晚上,
他们吃完饭以后靠在餐厅二楼的阳台上吹风。

眼前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大部分景致,高耸的楼房鳞次栉比,即便是晚上也依旧灯火通明,写字楼的灯光刺眼明亮,那是拼搏的写照;居民楼里发出的则是温暖的光亮,是忙碌一天后的归宿。

伊斯坎达尔点了一支烟,缓缓突出一口白雾,他忽然侧过身问埃尔梅罗:

“工作到现在,你有没有找到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埃尔梅罗一时竟无言以对,他似乎还从未想过这种问题。

沉默了一会,伊斯坎达尔忽然笑起来:
“没事,那就当我没问。”

“不,”埃尔梅罗望向前方一片迷离的灯火,“我想……大概是希望被人认可。”

“嗯。”伊斯坎达尔不再多说什么,在一边继续抽他的烟。

两年以后埃尔梅罗调到了和伊斯坎达尔一个部门,熟人相见自然是欣喜,此后,埃尔梅罗吃午饭也不是一个人了。

之后他们接了个大项目,是和别的部门一起合作的。身边的陌生人一下子多了起来,于是遇到酒会一类的活动,埃尔梅罗总选择在一边默默坐着看别人嬉闹。

伊斯坎达尔自然被一群人围着,他往埃尔梅罗那边一看,就明白了一切,于是他往往先是一路敬酒,待走到埃尔梅罗身边时又假装不胜酒力一屁股坐下,揽过他就开始闲聊。
埃尔梅罗勾勾嘴角,陪他扯谈扯到外太空去。

他自然明白。
同样也很珍惜这样的日子。

有一天碰巧伊斯坎达尔出差,上面来了个任务,埃尔梅罗替他接了。

虽说伊斯坎达尔是组长,但这不过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任务,处于不给他添麻烦的考虑,埃尔梅罗把它完成了,过程不算困难。做完之后他给伊斯坎达尔发了个信息,对方没说什么,还谢了他几句。

可是错偏偏就出在这件事上。

几天之后伊斯坎达尔被叫走了,连带整组的人,大家都意识到事态很严重,一时间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问题是那份文件,和它之后一系列的连带错误。

埃尔梅罗愣在原地,他努力回想关于那天的一切细节,他做事一向仔细,完成之后再三检查才会上交的,他觉得脑袋很疼,努力回想,每一次鼠标的操作,每一个键盘的敲击——可任凭他再怎么绞尽脑汁,都觉得找不出什么问题。兴许这才是最可怕的,他出了一身冷汗,低着头一言不发。

直到上司开始兴师问罪时他才抬头,嗓子涩得生疼想要说是自己,可是,可是,有一个声音抢在了他前面。

伊斯坎达尔在他惊愕的目光下上前,很自然地说这是自己的过失,希望不要追究其他人的责任,他看了埃尔梅罗一眼,那是怎样的眼神埃尔梅罗至今还记得,他很奇怪也很后悔自己当初读懂了,还乖乖闭上了嘴。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伊斯坎达尔被解雇了,而他带着心里的愧疚直到现在——十年过去了。

之后他们一起讨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谁也不信组长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有人说了一句:“再有可能就是别的组的人干的,文件送上去是他们看,没良心地改改也不是不可以。可是最终责任却在我们。”

大家都很气愤,可又找不出是谁干了这么缺德的事,不着痕迹地改动一下就可以引出这么大的事。

那一瞬间埃尔梅罗好像听到了什么碎裂的声音。

想来戏谑,他不久前才感叹过这么多互不相识的人聚在一起卖力工作的样子很棒,只是现实让他再也不敢轻易相信人与人之间所谓的联系。

其实他私底下也联系过伊斯坎达尔,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公司,也渐渐稳定下来,听到他过得还好,埃尔梅罗心里很高兴不过他甚至没有勇气约他出来吃个饭。他知道他们永远回不到过去,就算伊斯坎达尔能放下,他自己也不能。

这次的分别还让他明白了一件事。

两年多的回忆纠结在一块,那些感情,憧憬快乐感激愧疚心酸沉淀了十年仍未忘却——

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
原来答案这样清晰

他终于明白原来还有一种更为朦胧的情愫在。

只是他明白得太迟太晚,那个人似乎已经不会再与他有交集,他想他会有自己的生活,甚至结婚,无论如何他都祝福他,只要他幸福。

可他有的时候还会幻想一下——要是他们哪天会重逢。

那时的他,该用怎样的表情呢?

————————

离别是为了下次相见。
HE是必须的。

评论(2)

热度(26)